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杨四家 > 学习古代汉语的工具书谈古书虛字集释

http://howiusednn.com/ysj/229.html

学习古代汉语的工具书谈古书虛字集释

时间:2019-06-28 08:21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在阅读古文的过程中,领会虚词用法有着主要意义,也有其特殊坚苦。因为虚词的用法矫捷,寄义又比力笼统,不容易控制,所以自元代卢以纬的《助语辞》问世以来,已有不少专讲虚词或与虚词相关的著作呈现,斐在《自序》中说:“刘、王、俞、杨四家之书,虽皆大醇,而不无小疵;然则古书之虚字固另有研几之需要。”

  因而,他在接收以上著作以及章炳麟《新方言》孙经世《经传释词补》诸书研究功效的根本上做了以下几项工作:“前修及时贤之未及者,补之;曲解者,正之;是而未尽者,申证之。”

  全书共收虚字290个,分十卷,二十余万字。书名虽叫《集释》,但因为是“酌采”诸家之说(见本书凡例),在各家之中又以《经传释词》为主,因而现实上作了较大选择。

  在收字方面,凡作者认为不是虚字、或虽是虚字而不见于周秦两汉之书者、或者虽见于秦汉之书,但其义已为前人注释充实的,均未收入。《集释》用唐末和尚、音韵学家守温的三十六字母为收字挨次。

  第二、三、四卷是喉音字,如与、予、以、已、于、方、因、允、安、焉、惟、矣、也、何、奚、胡、曷、乎等;第五卷是牙音字,如:故、顾、姑、各、敢、果、可、孔等;第六卷是舌音字,如:得、都、当、等鼎、单、独、徒、殆、特、但、乃、那、知、良、来、略等;第七、八、九卷是齿音字,如而、汝、女、如、若、然、耳仍、则、将、兹、哉、作、斯思、之、者、诸、所、是、孰等;第十卷是唇音字,如彼、必、毕、并、别、普、叵、颇、不、非弗、无、毋、勿、微、罔等。

  在具体写法上,对每个虚字都先谈其本义,再谈引申义以及假借义。凡所采前人说法,都在注语中申明。以“与”字为例:在“与”字条下,先说本义:“与,及也。”接着用小字注出这一注释的最早出处:“见《檀弓》郑注”,然后就是举例。接下去是与“及”意相关的假借字,采纳“字或作×”的编制,从属在相关义项之后。如在引见“与,及也”这一注释的出处和举例之后是:

  字或作“举”。左传昭公二年(应为三年——笔者):“岂唯篡君举群臣,实受其贶,其自唐叔以下,实宠嘉之。”

  这就是说,“与”暗示“及”的意义时,假借字有“举”。像《左传》的这个例句,此中的“举”就是“及”的意义。(本例句在杨伯峻先生的《春秋左传注》中读作:“岂唯寡君,举群臣实受其贶……。”

  在“与”的本义和与本义相关的假借字引见之后,就列举各项引申义,如

  与,犹“而”也。例,……;

  与,犹“於”也。例,……;

  与,犹“为”也。例,……;

  与,犹“谓”也。例,……;

  如有与某引申义项相关的假借字,就附在该义项之后,如:与,犹“而”也。例……。字或作“予”。《诗·河广篇》:

  “豉予望之。”……句侧同此。

  本书的次要价值在于作者对之前几本书作了弥补和勘误。这种弥补和订恰是否全都准确有待研究,但作者这种不踵随权成、勇于摸索的精力仍是难能宝贵的。举例来说:

  《问篇》:“正行则民遗,曲行则道废,正行而遗民乎?与持民而遗道乎?对此中的“与”,《释词》注释说:“与,亦如也,言将正行而遗民乎,如其持民而遗道乎也。”而《集释》的作者则把这个例句放在“与,及也”的义项下,而且明白指出:“《释词》训与为如’,失之。”

  又如《释词》在“於,在也”下面举了以下两个例句:

  《易系辞传》曰:“《易》之兴也,其於中古乎?”

  《曲礼》曰:“於外曰公,於其国曰君。”

  作者则换用了《说苑·立节篇》的“义者轩冕在前,非义弗乘;斧钺於后,义死不避”一例,并指出:“於‘与’在为互文。”使用这种互文的例子来作论证,就比《释词》的举例更能申明问题。

  又如“其”,在“作状事之词”的用法里,作者提出,“其犹‘然也”,这在《释词》等书中都是没有的。斐举出的例句有:

  《诗·滦洧篇》:廒其盈矣。

  《诗·绿衣篇》:凄其以风。

  《诗·韩奕篇》:烂共盈门。

  “‘其’犹‘然’”的说法是在前人正文的根本上提出来的,它在王显同志《〈诗经〉》中跟重言感化相当的“有”字式、“其”字式、“斯”字式和“思”字式》一文颁发之前,能够说是一种较好的讲解。

  因为本文对著作作了弥补和勘误,因而能够拿它与这些著作对照着阅读,把它们彼此分歧之处加以比力阐发,从而宽阔眼界、加深认识,使我们对虚词的各类用法考虑得更全面,避免轻下结论。

  同时本书汇集例句丰硕,分的义项也很精密,这对今天的虚词用法研究仍有必然参考价值。本书的次要错误谬误是,它阐发虚词的用法缺乏科学的方式,没能用现代语法学的概念去研究虚词,而次要是从词义上去分类,根基上没有脱节保守小学的東缚,因而义项繁多,令人目炫狼籍、不得方法。

  特别是作者对这种义项上的分类采纳了与其他虚词互训、递训、同训的体例作释义,如“以”,“犹‘为(去声)’也”,“犹‘为(平声)也’”,“犹‘谓’也”“犹‘於’也”,“犹‘而”也”“犹‘且’也”…,共与26个虚词相“犹”。至如“其”,竟跟“或”、“殆”、“将”、“之”、“而”、“淤”、“在”、“然”、“若”、“抑”、“岂”、“以”、“故”、“是”、“则”、“又”、“且”、“必”、“所”、“乃”、“有”、“亦”、“夫”、“为(平声)”、“为(去声)”、“宁”、“与”、“可”、“乎”等31个虚词相“犹”,好象虚词之间无不成通、无不成“犹”。

  当然,虚词的用法确实比力矫捷,恰当地把它与其他相关虚词的用法和意义在异同上加以比力和区别,有助于对虚词的理解,但象这种缺乏科学阐发与归纳的繁琐哲学,却令人无法控制其纪律而加以使用。看来作者的方式过于陈旧,未能使用科学方式进行纪律性的归纳综合与总结。因而往往使人感应此书不易理解,未便使用,这就不克不及不影响它的学术价值与现实效用。

  简介:风致能决定人生,它比天资更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