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杨四家 > 论唐玄宗开元天宝时期四大政治群体

http://howiusednn.com/ysj/604.html

论唐玄宗开元天宝时期四大政治群体

时间:2019-08-11 06:20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会议PPT

  IT计较机

  建筑/情况

  法令/法学

  通信/电子

  研究生测验

  经济/商业/财会

  幼儿/小学教育

  办理/人力资本

  汽车/机械/制造

  医学/心理学

  资历/认证测验

  金融/证券

  文学/艺术/军事/汗青

  论文

  期刊/会论说文

  论唐玄宗开元天宝期间四大政治群体

  [收稿日期]2015-04 -12 [作者简介]徐贺安,次要处置隋唐汗青文化研究。 论唐玄宗开元天宝期间四大政治群体 (西北大学文学院,陕西 西安710127) [摘要]唐玄宗开元、天宝期间发生了宦官群体、文学仕宦群体、言利仕宦群体,胡将群体,四大群体形成了唐玄宗朝 的政治。 四大群体之间互有斗争,各群体内部也有斗争,四大群体的斗争是皇帝、丞相、太子三方势力的比赛,四大群体 斗争为安史之乱埋下了隐患,也为中晚唐藩镇割据与宦官擅权埋下了伏笔。 [环节词]唐玄宗;开元;天宝;政治群体 [中图分类号]K242.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671 -5330(2015)04 -0065 -05 陈寅恪先生在枟记唐代之李武韦杨婚姻集 团枠一文中指出,李武韦杨四家以婚姻带动政治 维护其统治。 在玄宗开元天宝年间时,“开元时 如姚崇、宋璟、张说、张九龄等先后任将相,此诸人 皆为武曌所拔用”、“天宝时最有实权之宰相,先 为李林甫,后为杨国忠,此二人之任用实与力士有 间接或间接之关系,故亦不成谓不与武氏相关系 (P291)开元天宝期间的宰臣多为武氏一党, 陈寅恪只讲其配合点,其内部有无党派分化? 往研究唐玄宗政坛多从汗青角度,笔者从逻辑的层面出发,在陈先生研究根本长进一步阐发唐玄 宗开元天宝期间宰臣党派分化。 唐玄宗统治后期连续构成四大政治群体:宦 官群体、文学仕宦群体、言利仕宦群体、边庭胡将 群体。 四大群体之间彼此联系又彼此斗争,对盛 唐政治与盛唐诗坛发生了深远的影响。 一、四大群体的发生 1.宦官群体政治势力的成长 据枟资治通鉴枠 卷二百一十,玄宗开元元年 载:“初,太宗定制,内侍省不置三品官,黄衣禀 食,守门传命罢了。 天后虽女主,宦官亦不消事, 中宗时,宦官七品以上至千于人,然衣绯者尚寡。 至是以诛萧、岑功赏之,过后宦官稍增至三千余人,除三品将军将军者浸多,衣绯、紫至千余人,宦 官之盛自此始” [2](P6686) 从中可知宦官的政治地位在开元元年之前有三个期间的演变:唐太宗、武则天期间宦官“守门 传命”,唐中宗时扩大了有等第的宦官的人数但 还没有位列三品,唐玄宗期间宦官的等第上升、人 数扩大、可任将军,等第上升就提拔了宦官的政治 地位,人数扩大就扩充了宦官的政治势力,带兵为 将使宦官势力渗入戎行,扩大了宦官的政治影响。 高力士是宦官势力上升的环节。 宦官之盛的初步是高力士协助唐玄宗剿除太 平公主,其之盛的进一步成长是王毛仲被杀。 枟资治通鉴枠卷二百一十三,玄宗开元十八年记 载:“力士因言‘北门奴,官太盛……不早除之,必 生大患。’” P6793)唐玄宗将王毛仲赐身后,枟资治 通鉴枠记录:“自是宦官势益盛”,“四方表奏,皆先 呈力士, 然后奏御, 小者力士即决之, P6793)四方表奏先呈宦官,显示宦官起头干 预日常朝政,且成为政治运作的一道工序。 2.文学仕宦群体政治势力的兴起 文学仕宦大多指因进士科入仕有文才的官 群体的环节人物有两个,即张说与张九龄。张说在景云二年为中书侍郎并同平章事,后 因剿除承平公主势力有功,在开元元年被录用为 中书令。 开元九年被录用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 三品,开元十一年任中书令。 从次数上讲张说三 次为相,先后为武后、睿宗、玄宗器重,从为相的官 职讲开元十一年到十四年。 张说为中书令,与其 同伴的是源乾耀,文学仕宦占领了中枢的焦点。 张说倡导儒学,筹建丽正书院,“‘今皇帝独延礼 文学仕宦群体的焦点人物张说因襄赞玄宗即位有功拜相,因筹建丽正书院,聚揽 文学之士而进一步巩固其地位。 据枟旧唐书 传四十七枠张说传载:“前后三秉大政,掌文学之任凡三十年。 为文俊丽,用思精思,朝廷大手笔, P3057)张说为相,使文学仕宦的 政治地位上升,为相时长,影响深远又培育了张九 龄为接棒人,筹建书院,扩大了朝廷中文儒仕宦的 步队。 张九龄在开元二十一年至二十四年为相。 枟旧唐书卷九十九 传记四十九枠张九龄列传 张九龄罢相之后,唐玄宗还思慕其人,“后宰执每荐引公卿, [2](P6840)张九龄作为 文学仕宦群体既有张说的文采,又有讽谏的风致, 使唐玄宗虽罢免之但还思慕其人。 文学群体从张 说到张九龄其势力盛于开元元年,衰于开元二十 四年张九龄罢相。 3.言利仕宦群体的成长 汪篯先生在枟汪篯隋唐史论稿枠 书中指出唐 玄宗开元天宝期间有文学派与吏治派之争,“预 谋倾覆张说的崔隐甫、宇文融、李林甫三人都由进 士科进用,而皆以吏干出名,可见朝臣结党,曾经 较着地分为吏治与文学两派” [4](P202) 先生认为,姚崇虽有吏才但仍有文才,张说虽是其时的文坛魁首,但前后三秉大政,也有吏才,不克不及 简单二元对立的分为吏才与文学的斗争,“所谓 ‘吏士派’的提法,是不切当的” [5](P176) ,“他们之 间的朋党相构出于各种的缘由,总之要具体问题 具体阐发……通盘归结为吏治与文学之争,反而 说不清晰了” [5](178) 笔者认为把姚崇、宇文融、李林甫等人划为吏才一派过于笼统,能够将宇文 财赋超卓而受玄宗宠任的仕宦,能够称之为“言利仕宦群体”或“言利群体”。 所以,言利仕宦指 因搜索财富丰裕国库的仕宦,唐玄宗统治下的言 利仕宦以宇文融为初步,韦坚、杨慎矜、王鉷等人 诸使,竞为剥削,由是百官浸失其职而上心益 宇文融因治财赋升官,为唐玄宗的豪侈营建了物质根本。 李林甫虽没有较着记录他长于运营,但他引 李林甫是言利群体的呈上启下的人物。 宇文融被罢官后 P6890-6891) 从宇文融为相不足百日,但已进 入中枢,之后李林甫拜相,杨慎矜、韦坚、王鉷因治 财赋得力受宠,李林甫援用其作为心腹,构成了一 大群体。 杨国忠因长于运营而接替李林甫成为天 宝后期的宰相。 从开元中后期到整个天宝年间, 言利仕宦群体的力量不容小视。 4.胡将群体的兴起 “李林甫欲杜边帅入相之路,以胡人不知书 乃奏言:‘文臣为将怯当矢石,不若用寒畯胡人”, P6869)李林甫在用将的尺度上发生了变化, 从种族的角度用胡人而非汉人,从门阀的角度任 用庶族而非士族。 最终构成了安禄山在唐朝东北 边境、安思顺在朔方北方边境、哥舒翰、高仙芝在 西北边境的军事款式,胡将群体成为唐朝主要的 军事力量。 最初安史之乱迸发,无论是起兵的安 禄山仍是平叛的高仙芝、哥舒翰都是胡人、庶族。 胡将群体在开元天宝期间既维护了大唐边境的稳 定、开辟了边境,又在天宝末年策动兵变撕毁了盛 世的面庞。 胡将群体虽远离中枢但影响着大唐政 四大群体的关系1.文学仕宦群体与言利仕宦群体的斗争 两派斗争分三个阶段: 开元十四年,“隐甫、融及御史中丞李林甫共 引方士占星,徇私僭侈, 受纳贿 (P6771)张说被囚禁入狱,最初高力士进言, 说张说是奸臣、功臣,玄宗心软放了张说。 到开元 十五年,崔隐甫与宇文融“恐右丞相张说复用,数奏毁之,各为朋党。 [2](P6777)同时罢免了 张说与宇文融、崔隐甫。 两大群体的斗争最初的 成果是两败俱伤,但两大群体的影响还未消逝。 “说虽罢政事,专文史之任,朝廷每有大事,上常 遣中使访之” 张说擅长文学、儒术,对于点缀盛世有协助,宇文融擅长收缴租赋充盈国 库,满足玄宗享乐,两大群体仕宦从精力上与物质 上都能满足唐玄宗享乐,缺一不成,高力士与张说 同属诛灭承平公主的功臣,在文学仕宦与言利官 吏斗争显弱势时,宦官集团的高力士从中和谐顺 势救出张说,连结了两派的均衡。 开元十四年、十 五年期间,文学群体与言利群体斗争开阔爽朗化,官宦 群体从中和谐且暗自支撑同属功臣的文学群体的 张说。 第二阶段,文学群体的张九龄与言利群体的 李林甫斗争。 集中在牛仙客拜相事务、严挺之事 件、周子谅事务。 中书令张九龄,九龄对曰:‘宰相系国安危,陛下相林甫,臣恐异日为庙社之忧’,上不从。” [2](P6823) 可知张九龄分歧意李林甫入相。 营河西有功,唐玄宗想封官赐爵,张九龄都否认,唐玄宗不悦,但李林甫进言“苟有才识,何须辞 皇帝用人,有何不成!”“赐仙客爵陇西郡公,食实封三百户” 在奖赏牛仙客的问题上唐玄宗与李林甫概念分歧。 严挺之与张九龄友善,李林甫又告张九龄、严 挺之结党,最初“以耀卿、九龄为阿党;壬寅,以耀 严挺之事务后张九龄罢相,严挺之贬官,文学群体不占领行政办理的核 心,李林甫与牛仙客成为新一组宰相,言利仕宦完 全成为行政统治的焦点。 之后,“监察御史周子 [2](P6827),李林甫说周是张九龄 所举荐的,张九龄又被外贬到荆州,完全远离地方 政治。 文学群体的魁首张九龄的外贬,标记着文 学群体势力的虚弱。 第三阶段是李林甫冲击李邕。 太子良娣的姐 从以上三个阶段可知,第一阶段,开元十四年摆布,言利群体的宇文融为新受宠的官员,冲击久 受恩宠的文学之士张说,文学群体势力要比言利 群体的势力深挚。 第二阶段,开元二十四年摆布, 两群体势力相当,张九龄被李林甫用结党架空出 中枢,第三阶段,天宝初年,言利群体具有绝对优 势,屡起大狱谗谄文士。 从开元到天宝,文学群体 的势力由中枢四处所,由昌盛到式微。 2.言利群体与胡将群体的斗争 言利群体与胡将的斗争分为:安史之乱前杨 国忠与安禄山斗争,安史之乱时杨国忠与哥舒翰 斗争。 杨国忠未起家时曾奉迎安禄山,“及杨国忠 为相,禄山视之蔑如也,由是有隙。 有反状;上不听。”[2](P6918) 杨国忠与安禄山的矛盾 在于安禄山看不起骤登高位的杨国忠。 [2](P6932-6933) (P6934)以媒介利集团的魁首 是李林甫,安禄山很是敬重李林甫,但当杨国忠当 上言利群体魁首时,无法以威望震慑安禄山。 言利仕宦群体与胡将群体发生矛盾。在安史之乱迸发时,哥舒翰的手下想借机除 忠,翰不该”。“或说国忠:‘今朝廷重兵尽在翰 无备,而翰勾留,将失机遇。上认为然,续遣中使 趣之,项背相望。 翰不得已,抚膺恸哭;丙戌,引兵 出关” 杨国忠与哥舒翰手下的矛盾使得潼关失守长安沦陷。 胡将群体与言利群体的斗 争,使安史之乱迸发、长安沦陷在必然程度上就义 了大唐盛世。 3.宦官群体与言利群体的斗争 玄宗朝宦官群体以高力士、杨思勖为代表。 言利群体的魁首一起头因高力士入相。 且全国大柄,不成假人;彼威势既成,谁敢复议之者!’” [2](P6862 -6863) 期徐贺安:论唐玄宗开元天宝期间四大政治群体日盛,惹起高力士不满。 杨国忠权位日盛也惹起 高力士不满:“上曰:‘淫雨不已,卿可尽言’对曰: ‘自陛下以权假宰相,奖惩无章,阴阳失度,臣何 敢言!’上默然。” [2](P6928) 言利群体因宦官群体的 高力士而入相,宦官群体在言利群体势力膨胀后 想再冲击曾经为时已晚,可见宦官群体与言利群 体的矛盾虽然具有但不激烈。 按黄永年先生说, 安史之乱后在马嵬驿陈玄礼与高力士一明一暗, “在陈玄礼动用禁军在外边诛杀杨国忠后,高力 宦官群体搀扶言利群体,又在其势力膨胀时冲击,宦官群体是四大群体中的最大受 4.言利群体内部的斗争言利群体内部也有斗争,言利群体内部可分 为反对太子的韦坚和否决太子的以李林甫为首的 一派。 第一阶段是韦坚与李林甫的争权,李林甫 一党全力冲击韦坚。 韦坚要挟到李林甫后,李林甫告其与太子谋反,“林甫因奏坚与惟明 从中可知,李林甫与太子妃家族的韦坚之争,素质上是皇帝与太子权力的矛盾。 第二阶段是李林甫一党内部的斗争。 慎矜,隋炀帝之玄孙。与凶人往来,家有谶书,谋 复祖业。’上大怒,收慎矜系狱,命刑部、大理与侍 冲击杨慎矜后,兼任其官职。杨国忠又冲击王鉷, 告王鉷与其弟谋害造反,王鉷被赐死,“凡王鉷所 李林甫身后,杨国警告李林甫与阿布思约为兄弟,玄宗将李 林甫削爵,将其子流贬岭南。 从李林甫到杨国忠, 言利群体在合作冲击完文学群体后内部争斗。 接后果就是杨国忠一人擅权,中枢决策以言利群体的魁首为主,在糊口上奢靡、军事上懒惰,为安 史之乱埋下了伏笔。 三、四大群体斗争的素质及其后果 四大群体斗争连绵唐玄宗开元、天宝政坛,往 往把核心聚在太子身上。 陈寅恪先生说,“盖皇 位承继既不固定,则朝臣党派之勾当必不克不及止 可见,党争与立储慎密相连,四大群体的党争与唐玄宗两立太子相关。 张九龄庇护当 时太子瑛,李林甫拥立武惠妃的儿子寿王。 杀了 太子瑛之后,宦官群体的高力士进言:“大师何须 如斯虚劳圣心,但推长而立,谁敢复争!” 官群体在言利群体在立储问题上发生争论,成果宦官群体胜利起头干涉立储。 在太子问题上,文 学群体大多是拥立太子的,如张九龄、李邕、张垍, 言利群体无论是李林甫仍是杨国忠都是主意废太 子,胡将群体安禄山与太子不和,哥舒翰是太子旧 友王忠嗣的心腹,宦官群体的高力士拥立太子 (当前的唐肃宗)。 他们对太子的分歧立场一方 面必定了他们分歧的政治群体,而其素质上是皇 帝与太子之争,文学群体犯言切谏维护太子、言利 群体倾覆太子另立代言人,宦官群体从中和谐举 足轻重,胡将群体或反对太子受其连累( 嗣),或与太子连结距离博得玄宗宠任(安禄山)。四大群体的斗争素质上是权力的斗争,是宰 相权力、皇帝权力、太子权力三大势力的比赛。 学群体与胡将群体,一文一武,宦官群体与胡将群体,一内一外,皇帝想四大群体为其办事,太子想 暗自培育其内部势力。 最初文学群体被太子的反 对势力言利群体打到,胡将群体(安禄山)起头起 兵以断根言利群体,最初马嵬驿事情言利群体的 魁首杨国忠被杀,宦官群体的魁首高力士最终胜 太子势力中的文学群体、胡将群体被消弱,只要宦官群体可用,这也是唐肃宗信用宦官的缘由 之一。 总之,四大群体的斗争使得唐玄宗后期的中 枢政局动荡,四大群体势力之间力量相互耗损为 安史之乱埋下了政治隐患。 唐玄宗冲击与太子有 关的文学群体、言利群体、胡将群体,使太子四周 只要宦官群体可操纵,为安史之乱后宦官擅权埋 下了隐患。 四大群体的斗争最初使得朝廷内部的 文学群体与言利群体势力两败俱伤,宦官群体在 中枢势力膨胀,胡将群体、胡化边将在野廷外势力 膨胀,最终构成了宦官擅权与藩镇割据的场合排场。 [参考文献] [1]陈寅恪.金明馆丛稿初编[M].香港:糊口 读书 新知三联书店,2001. [2]司马光.资治通鉴[M].北京:中华书局,1976. [3]刘昫.旧唐书[M].北京:中华书局,1975. [4]汪篯.汪篯隋唐史论稿[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书 社,1981. [5]许道勋,赵克尧.唐玄宗传[M].北京:人民出书社, 1993. [6]黄永年.六至九世纪中国政治史[M].上海:上海书店 出书社,2004. [7]陈寅恪.隋唐轨制渊源略论稿 唐代政治史述论稿[A] 香港:糊口 读书 新知[C].三联书店,2001.[义务编纂:G]

  论唐玄宗开元天宝期间四大政治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