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杨四家 > 爱的主题曲之独家记忆羽佳一鸣^第22章^ 最新更新:2019-05-29 10

http://howiusednn.com/ysj/691.html

爱的主题曲之独家记忆羽佳一鸣^第22章^ 最新更新:2019-05-29 10

时间:2019-09-17 14:12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VIP作品

  完结半价/包月

  新晋作者榜

  月度排行榜

  季度排行榜

  半年排行榜

  总分排行榜

  字数排行榜

  官推言情榜

  官推纯爱衍生榜

  签约作者排行

  签约作者福利

  包月卡激活

  邀您评审得晋江币

  笔名排序错误

  看法建议簿

  注册/登入

  -原创性-

  其它环节字

  2006503

  3977086

  爱的主题曲之独家回忆

  作者:羽佳一鸣

  作 者 推 文

  珍藏此章节

  电子书下载

  TXT下载

  举报色情反动

  为珍藏文章分类

  宝剑尖锐断情意

  冬去春来,金水河两边的垂柳冒出了嫩芽。河面的冰正逐渐的融化,潺潺流水不时泛起浪花,在星夜里陡然闪现。吹在脸上的风也不再冰凉,撩起额角的发梢竟有些淡淡地温柔。西面高峻的西城墙上灯火照旧,金水门表里有禁军扼守,整夜都有灯光和人影挪动。河对岸的天波杨府的门楼上没有亮光,一层层楼阁在黑夜里严肃耸立。

  身着黑色夜行衣的穆晓晓刚练完一套绣绒刀。刀法是李奇在石室学的追风十三式,完了让他指导。他略微犹疑,建议让她试着在刀中同化剑招,还能够夹杂着掌法。说完本人演示了一遍,刀法里混着纯钧剑法。又告诉她招式不要死搬硬套,更不要管挨次,只需用起来驾轻就熟就行;临阵对敌更需要因地制宜,要以最快击败敌手为准绳。她细心揣摩又起头练,边练边揣测下一招用什么。

  几遍下来她根基使用自若,昂首看天色也曾经过了子时三刻。穆晓晓收势绣绒刀归鞘,李奇从草地站起来顺河滨向西走。

  “李大侠!”穆晓晓突然叫住李奇,向他走几步压低声音说,“请李大侠恕罪,晓晓未经大侠同意偷学了别家招式!”

  “哦?”李奇感觉有点奇异。虽然他教人武功之前总会申明没有师徒名分,但古代人比力保守,所以无论是穆晓晓、丁正、熊氏弟兄仍是当初的穆桂英,对他都当师傅那样尊崇。而偷学历来都是练武人最大的隐讳。让李奇惊讶的是穆晓晓身处深宅大院,该当没机遇接触江湖高手才是。若是学杨家的技击那用不着偷,她此刻是天波府的丫鬟嘛。

  “晓晓任凭责罚!李大侠!”穆晓晓看李奇没暗示,认为是生气了,赶紧紧走一步单腿跪地。

  李奇最不喜好封建社会的跪拜,所以赶紧伸双手想把她搀起,却凑巧拉住她的双手。简单间接的皮肤接触却让他有触电的感受,害怕她介意情急之下又撤身。然而她此时没往这方面想,正筹算借势站起来却被闪了一下,本来只是严重更不知所措,下认识的顺着惯性扑到他怀里。

  穆晓晓立即臊得满脸通红,这时她也突然想到李奇曾把穆桂英当成她的事,那就申明他是喜好她的。而半年的相处,她本身也发生了不少对他的爱慕。脑子霎时空白,竟健忘了撤回身子。约摸半分钟时间,她才站稳身子走到旁边背对着李奇说:“大侠,晓晓自知偷学他人身手有悖公理,甘愿受罚,恳请莫废晓晓武功!”

  “晓晓,你不要自责。习武者本就该当集百家之长,扬长避短继而发扬光大。”李奇是抚慰穆晓晓,也一语中的说出中国技击以门户之见抱残守缺的短处。

  “这——”穆晓晓惊讶的转回头看他,“大侠不认为晓晓的行为卑劣?可杨家枪非可是传男不传女,非杨氏嫡亲亦不成传!”

  “不必担忧,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这些陈腐老实让良多好工具失传。你学几多?练一遍,我看能不克不及临时演化成棍法,等机会成熟我跟杨将军注释!要否则,我把罗家枪也教给你,有人问就奉告是我传的罗家五虎断魂枪。”李奇不认为杨家枪有什么精妙,否则杨传勇不至于在穆桂英面前不胜一击。

  穆晓晓承诺着,四下里看有没有适合当枪使的物件。李奇到柳树跟前折断一根二指粗细的树枝捋去小枝叶,拉直后用炼气将树枝霎时烘干,和齐眉棍长短差不多。在手里抖抖感觉柔嫩度和长短差不多才交给她。

  李奇站在五六米的距离细心看,从穆晓晓生硬的招式中,大要看出六十式。单从招式看和他在石室练过的三十六式罗家枪有七成类似,多了些花腔和巧招。现实上罗家枪是把姜家枪和赵家枪完满温和,重点在于强劲的摔和委婉的柔,动作仍然使用了枪法根基式:拦、拿、滑、扎、撩、挑、绞、砸及劈枪、扫枪。但穆晓晓练的空有其型,也许被她偷学的那位曾经得到枪法的神髓,所以就像空架子,临阵对敌起不了大用。

  于是,李奇把罗家枪的精髓“人枪合一,内合心气胆,外合腰手眼”讲给穆晓晓。接着让她抛开招式,先提气练趟拳,意在凝结心气胆,接着练根基枪法拦、拿、滑、扎、撩、挑、绞,完了重点练摔、劈、扫。

  如许一来,穆晓晓就费老劲了。好在这几个月内息运转没间断,所以心神合一不难,心气胆的凝归并不算费劲。但每个动作都要合适李奇的要求还真挺不容易,除了原有的腰、手、眼合一,又添加了快、准、狠。穆晓晓卯着劲儿练,反频频复的扎、挑、绞……仅仅摔字决就摔断五根柳棍,所以到后来直累的香汗淋漓气喘吁吁。

  眼看天色将明,李奇让穆晓晓坐下调息。他练习训练了一遍罗家枪,又凭回忆练了她练过的杨家枪招式,给她拆开一一的解析。等她完全理解了也歇息个差不离,就再次按招式从头练一遍。此次跟之前完全分歧,拦、拿、滑、扎、撩、挑、绞意随形走,闪转腾挪恰如其分。个体不流利的处所李奇又手把手的改正,杨家枪融入罗家枪的精髓后曾经大分歧,她也算小有所成。东方拂晓,李奇让她归去。他本人也整夜没何眼,筹算回到店里恬静地运转两个大周天,今早要教丁正以气点穴。

  回天波府时,穆晓晓身法轻巧全无倦意,表情也斑斓到极致。纠结了几回才敢向李奇申明偷学杨家枪法的事,没想到他不单没生气,还从新拾掇了枪法教授给她,三更时间就领略透辟。回忆起撞进他怀里的感受又让她心跳怦然加快,逐步感觉他以前说的那些话是那么逼真、那么的暖和。以至认为他跟穆桂英之间发生的那些不高兴就是误会,大概错的仍是穆桂英。

  “斗胆贼人!竟敢随便浪荡于此!尔真当天波府是贩子游逛之地点?”一个冰凉的声音从二进院门口的影壁墙后发出,接着是身着简装的妇人手持宝剑挡在穆晓晓面前。

  穆晓晓心里“咯噔”一下,由于她本人此时是身着夜行衣黑巾蒙面 。定神一看是老汉人金花郡主柴熙春,赶紧躬身见礼:“奴仆晓晓见过亲家老汉人,叩请老汉人金安!”

  “哦——?”柴熙春见穆晓晓行礼,敌意没那么大了,但也没有像日常平凡那样摆手让穆晓晓下去。按理她对人穆家陪嫁丫鬟没什么话,却是穆晓晓腰间的绣绒刀惹起她乐趣,练武的人总有些见到同业想切磋的感受,“尔乃穆家的丫头?技艺当是十分精深吧?”

  “精深不敢当,粗枝大叶强身健体而已。”穆晓晓抱着拳的姿态还没变,她碰见所有杨家人都需要隆重恭顺。

  “什么话?当我老眼昏花不成?凭尔轻巧之程序与气味,内家功当不少于十年,”柴熙春是看着穆晓晓用轻功穿过甚进院的,“好歹亦主仆一场,何不移步东院切磋几式?”

  “那怎样敢?折煞奴仆了,奴仆千万不敢同乡家夫人动武。”穆晓晓哪敢招惹柴熙春。传闻她哥哥周宗训是前朝后周皇帝,作为独女她则被宋□□收为义女封郡主,当今皇帝碰头行完君臣礼也得叫她声皇姐,杨家一家之主折赛花良多事都满意味性地收罗她看法。

  “大师同是习武之人,不必固执于世俗老实,姑娘若不愿移步干脆就在此处吧?”柴熙春措辞语气反却是客套了,间接拉了个“仙人指路”的开场架势。

  “不不不,请亲家夫人恕罪,奴仆万死不敢从命。”穆晓晓姿态都没敢换,头也低一直着。

  “哼,穆家丫头可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本郡主大可不睬会刚刚之言,当尔是刺客擒拿!”柴熙春仍是真是翻脸像翻书似的,霎时脸就拉下来了,“尔小小的陪嫁丫头安敢给本郡主搭架子?今天尔是比也得比,不比也得比!”不由分说就是一剑,恰是传说中的回风落叶十二式的第一式“初春微寒”。

  穆晓晓本来是恭顺地拱动手,不筹算还手,可眼看柴熙春平推过来的剑带着杀气,也只好歪头避过。却小看了这位养尊处优的郡主,只见剑尖一转,斜着劈下来,速度不算快却毗连很是奇奥。她察觉不合错误赶忙向后跃都晚了,脖子左边紧贴着耳朵的一缕黑发齐齐地被斩断。

  不怪穆晓晓疏忽大意,任谁也想不到养尊处优的金花郡主会使出这么犀利的剑法,以至柴熙春本人都没想过这套回风落叶十三式到底多厉害。相传隋末唐初的风尘三侠红拂女就习用这套剑法,世人只晓得她善用布掸子那是由于剑法过分乖张无情。后来一个机缘有高人教授给后周柴荣,其时仍是郭荣。他凭这套剑法二十几岁做了后汉的右威卫上将军。再后来他姑丈兼寄父郭威即位为周□□,他以皇子身份任澶州刺史加封殿前都点检。但柴荣并没有把剑法传给两个儿子,怕的是他们手足相残,仅是通背拳曾经够他们强身健体了。柴熙春以小公主的身份学剑,天然是没下苦功夫,以致于后来国破家亡成为宋朝赵匡胤降封①的金花郡主,由太宗做主下嫁给杨延朗。虽然也有过教师指导但都是轻功和花拳绣腿,有必然的内功修为但不常施展。日常平凡只是暗里练练□□,没怎样用过剑法,连剑法本身三成能力都阐扬不出来。

  穆晓晓躲开这一招,不敢再大意,抽出绣绒刀横在正前方谦虚的说:“亲家夫人莫再苦苦相逼!不然奴仆只好获咎了!”

  \哼,少烦琐,出招即是!”柴熙春一招到手心里起头飘飘然,其实她客岁听丈夫和儿子说穆桂英多厉害多奇异的时候就有了较劲凹凸的设法,只是碍于婆婆的身份才忍着。现在正好找个丫头尝试,想到这,剑柄一翻“昂首望春”一招分三式刺向穆晓晓。

  这招高超之处是剑尖向上撩的同时剑柄向前推,既是刺也是点,以小我修为定点的次数。若是换成穆桂英的长虹软剑用这招,能够刺出十二个点。柴熙春最多也就点三四下,但对于不敢私行还手穆晓晓足够了。所以穆晓晓盖住两点的时候就发觉剑势邪门,再回刀又晚了,左肩胛曾经被卯了个口,鲜血霎时涌出。

  穆晓晓向后跃出去三米多远站定,曾经到二进院门外边。先点伤口周边穴位止血,柳眉倒竖瞪着柴熙春,感觉她太软土深掘了。然而柴熙春不这么想,她感觉穆晓晓没有还手,那就是不放在眼里她这金花郡主,看不起老杨家的功夫。随即一长身跳起来,“春风似铰剪”自上至下斜着剁过去。

  这下穆晓晓恼了,绣绒刀使出追风十三式的第十式“十月北风扬沙万里”加纯钧剑法中的“凤回巢”两招合一。前面刀锋上斜四十五度横着划,正好拦住柴熙春的下落气焰。她不得不半途撤退退却略显惊讶地落地,手中的剑还在向前刺。可前面哪还有人呢?只感受后脊背发凉。忍不住伸手向后一摸,哎呀妈呀,整片后背的衣服竟被穆晓晓的剑气割碎散落地面,白色裹胸布已然晾在外面。

  堂堂的金花郡主哪遇过这尴尬事,把柴熙春羞得满脸通红,宝剑一丢跑进内堂的三进院标的目的。穆晓晓晾到二进院门外,进退两难。

  杨传勇也在东院练兵场,想想穆桂英是时候起床洗漱了,就筹算到厨房叮咛家丁热粥。从头进院往过走看到母亲与蒙面人动武,就挺着亮银枪加速程序。正都雅到黑衣人那招“凤回巢”,风一样的围母亲转个圈,刀尖离她后背一尺开外,尖锐的剑气斩碎衣服而不伤身体,几乎高超的不得了。可再刀下留情也是侮辱母亲,欺负杨家无人。想都没想就刺出一招“潜龙出海”,直奔穆晓晓上三路。

  “啊?姑爷你——”穆晓晓正为难怎样向柴熙春赔礼,怎样跟穆桂英注释。听到脚步声赶紧拧身一看,杨传勇邪气势汹汹的全力出招,错步往旁边等闲闪过,“姑爷暂且住手,奴仆是晓晓!”

  “是你——?”杨传勇略微游移,晓得是穆桂英的丫鬟却更生气,枪头一转又是一招“盘龙入海”。怒气冲发的说,“如斯更是罪不容诛,小小的陪嫁丫鬟焉敢谋杀主母?可知娘亲乃先帝钦封金花郡主?”

  这一枪是比之前愈加凶猛,可他哪刺得了穆晓晓,衣服边都沾不上。一则她本来就比他高的多,对这套招式也能够说洞若观火,天亮前更是提拔了一大截;再则她吃过柴熙春的亏,遁藏愈加及时。

  “姑爷,暂请住手,听奴仆注释。”穆晓晓等闲地绕过他的枪头往旁边站,“刚才是亲家夫人非要逼奴仆切磋,剑剑皆以杀招相逼,奴仆万不得已才——”

  “荒谬至极!你穿夜行衣蒙面亦是娘亲相逼乎?多么逼勒令你削碎衣物侮辱她白叟家?”杨传勇哪里会信她,收枪的时候枪把一翻,换成“怪蟒翻身”直奔穆晓晓咽喉。

  “不不不,奴仆绝无意侮辱亲家夫人之意,穿夜行衣皆因昨夜在河对面练武错过了时辰。”穆晓晓孔殷的注释,体态一晃等闲化解杨传勇的攻势。

  “休再一派胡言!”杨传勇三招过去才发觉穆晓晓没当回事,忍不住吸口寒气,心说也难怪穆桂英以前飞扬嚣张,连丫鬟也身怀绝技,“咦?还不出招?不免太小觑我杨家五虎断门枪!”

  “姑爷莫再苦苦相逼,奴仆不敢冒昧!”穆晓晓曾经认识到柴熙春的工作欠好收拾了,若再伤了杨传勇的和气更麻烦。

  “不敢?来来来,先胜过本少爷手中亮银枪再做事理!”杨传勇不等招式用老,间接变化成“赤龙抖鳞”,俯身十字扎枪。

  穆晓晓见注释不了,轻声叹口吻掠出去一丈多,筹算回身归去见穆桂英,到这时候只怕旁人不会听。杨传勇怎样可能干休,接着使出绝技“飞龙在天”,一招三式包含扎、挂、劈、摔,姜、赵、罗、杨四家精髓均含此中。对于早熟悉全套枪法的穆晓晓,天然是轻松地避过。杨传勇气的几乎要失控,什么“张飞骗马”“龙翔九霄”“苏秦背剑”……一招接着一招,招式越来越快、越来越猛。成果他八八六十四式耍了个遍,仍然连穆晓晓衣服边都没沾到。按说到这程度,他就该清晰本人不是敌手,此刻收手还不至于太丢人。可偏巧这会儿在气头上,六十四式用完间接把枪抛出去,刺向穆晓晓。接着从死后百宝囊摸出三支梅花钉,不由分说射向穆晓晓上三路。

  见到□□投过来,穆晓晓也很惊讶。武学上讲究的是人枪合一,枪在人在枪丢人亡,还没有听过抛长刀兵的先例,扔刀兵比认输更丢人。虽然惊讶但眼睛还好使,当她看清三支梅花钉时,就决定给杨传勇一点教训。使了一招“倒踢紫金冠”,身子下俯用脚向后踢枪头,亮银枪随即掉头刺向杨传勇。正赶上他发完梅花钉挺身要看穆晓晓怎样收拾排场,枪头擦着脖子就过去了。把他吓出一声盗汗,仓猝摸脖子,还好只是擦破皮正渗出一点点的鲜血。

  “这即是你们穆柯寨的人!胆敢连番欺负主母和少主!哪有半点下人的天职?”一个全是怒意的妇人声音从院门传出,门口多了几小我。措辞的是满头灰鹤发却精神奕奕的老妇人,手里是柄盘龙手杖。右边是身着正装小腹隆起的穆桂英,左面是三个三四十岁的青年武官。后面是一排手持刀兵的妇人、丫鬟、家丁,包罗小翠四人。

  穆晓晓看到这些人赶紧正身见礼,高声说:“奴仆晓晓问老太君②金安,三老爷、六老爷、七老爷安好!列位夫人安好!蜜斯安好!”

  “哼!”老太君扭头看向一边,不睬穆晓晓。其他人倒没什么反映,后面的几个丫鬟在和小翠她们窃窃密语。

  “老太君息怒,待桂英教训这不成才的丫头!”穆桂英恭恭顺敬地站在旁边,看到穆晓晓的夜行衣她曾经怒火中烧。

  老太婆恰是天波府里辈分最高,最有权势巨子的折老太君折赛花。听完穆桂英的抚慰没措辞,只是用鼻子“哼”一下,心里头一百个不肯意。包罗最后迎娶穆桂英时都嫌弃她家是山野粗人,名声仍是什么神女,讹传还曾被皇上赵恒爱慕过,总之就是勉为其难。

  紧挨着折赛花的年长武官躬身说:“启禀娘亲,勇儿媳妇儿身重,不如由孩儿领教一下穆家丫鬟的高着儿?”

  “糊涂!人穆柯寨的家务怎容你外人干涉?”折赛花冷冷的说。

  “请老太君宽解,请三叔公宽解,教训个丫鬟桂英足矣!”穆桂英再次抱拳,眼睛曾经狠狠瞪向躬身低着头的穆晓晓。

  “老太君,列位老爷夫人,蜜斯,请大师不要起火,刚刚之事纯属误会。”穆晓晓发觉工作越来越大,赶紧拉下面巾跪在地上。

  “何来的误会?”杨传勇愤怒地捡起亮银枪,来到穆桂英和折赛花两头停住,伸手指着脖子上的伤让大师看,“娘子看这伤口可会作假否?娘亲大人后背衣服——乃我亲眼所见!”

  “相公安心,妾身定为你讨回合理。”穆桂英说着走向穆晓晓,随手抽出长虹软剑。底子不筹算听她注释什么,这身夜行衣曾经申明她是整夜未归,足够了,“起来,今日就当了却你我二十年姐妹情意!”

  “蜜斯,不要!请听奴仆注释好欠好?”穆晓晓见穆桂英拔剑就阵阵发凉,恍惚穆柯寨的工作要重演。

  “休要烦琐!穆柯寨的脸面已然被你丢尽了!出刀吧!”穆桂英说着把剑晃了晃,早前就听过女兵暗里谈论穆晓晓和她的武功凹凸,今天正好印证一下。

  “求你了!蜜斯,奴仆真是无心酸害亲家夫人和姑爷的!求蜜斯明查!”穆晓晓仍然但愿穆桂英不要动武。

  “哼!这身行头若何注释?你习用的青峰剑怎换成刀?”穆桂英猜想穆晓晓必是去找李奇了,整个京城她不认识别人。

  “这——这个——”穆晓晓没法子说整夜与李奇在一路学武,更不克不及说偷学了杨家枪。

  “行了!无需多言。”穆桂英还真不肯听到她说跟李奇在一路,免得在场的杨家人有设法,“出刀吧,我也很想晓得你事实有几多斤两!”

  穆晓晓是真心不肯脱手,无论胜负她都怕惊了穆桂英腹中胎气,不得不再三哀告:“求求你蜜斯,奴仆自知远非蜜斯敌手,求蜜斯收回——”

  “废话少说,出刀即是!若是感觉兵器不称手,也罢,暗器,羽箭能够了吧?不要妄想他会再呈现救你!”穆桂英铁了心要打一场,也好证明李奇喜好她是个错误,“小翠,弓箭伺候!”

  “遵命!”最好一排的小翠立即承诺,和小莺小跑着拿来两张硬弓别离递给穆桂英和穆晓晓。

  “唉——不必了!”穆晓晓忧伤地站起身子,没有接弓箭,从死后百宝囊里取出一把玄铁飞刀来,在初升的太阳光下闪出一道轰隆。

  院子里的人都是练武的,看到这纯黑泛着光线的飞刀晓得必是宝家伙,颇为惊讶。特别是穆桂英,她晓得这是李奇随身兵器,从不等闲利用,现在却传给她,可见两人关系曾经非统一般。

  “娘子,她的飞刀非通俗暗器,仍是以拳脚功夫——”杨传勇是怕穆桂英在兵器上吃亏。

  “不妨事!”穆桂英咬咬牙,拿着弓箭向东侧走去。距离穆晓晓五十步摆布停住,三支羽箭同时上弦,“刀剑无眼,小心了!”

  “心”字说罢,身影一晃施展开李奇教的提纵术在周边忽左忽右,在金红色的阳光下变成一片耀眼的红光。二进院门西边的穆晓晓见穆桂英如斯当真,也施展开同样的身法,一团黑影窜来窜去扑朔迷离。旁边的折赛花那些人就感受眼睛不敷用了,东边是红光一片看不到人影,西边是黑影一团辨不清具体位置。两人的身法接近、速度接近,她们何时出招、怎样出招成了大师担心的工作。

  忽见三点光线从红光中飞出,分上中下极速射向黑影。有人不由得“啊”的一声惊呼,却见一束冷光闪烁,来自西侧的黑影,就在距离两团影子两头偏西位置发出“叮叮叮”金属相撞的声音。

  “看!是飞刀!”“会拐弯!会拐弯!”后排有人发出惊讶。大伙的眼睛都直了,可不就是,明明就是一个黑光,闪烁之间撞掉距离半尺不足的三支箭,接着又回到黑影中。就像一个具有灵性动物,速度倒是快如闪电,任何动物无法达到。

  三支羽箭几乎是同时落地,又有三支从红光中射出,眨眼变成一前一后六支,不,是九支才对,再细心看还不合错误,箭还在连续飞出,共计是二十七支。凹凸分歧,方位分歧,角度分歧,几乎就是个箭阵。折赛花身旁三个武官伸长脖子看,眼睛瞪的跟铜铃似得。不可思议穆桂英怎样在眨眼间的功夫凭一把弓射出这么多箭,主要的是从分歧角度射出,方针倒是分歧。这下没人惊呼了,由于长大的嘴巴发不出声,心曾经提到嗓子眼儿,起头纠结那道冷光若何拐弯才能击落这么多支箭。

  然而工作变化出乎预料。黑影中突然泛起白光,白光越来越大,接着刮起大风,地上的灰尘向周边飞扬。更奇异的是那些飞驰过去的箭,就像打中大伞的雪球,纷纷滑落在地。倒是好像落入棉花簇声息皆无,又是一个眨眼间被黑影卷走,好似碰到强风的落叶,踪迹不见。

  “承蒙蜜斯见赐,奴仆无福消受,现如数奉还。”黑影中白光忽灭,穆晓晓的声音从黑影中发出,语气仍然谦虚恭顺。

  “哼!虽然放马过来!”红光中的穆桂英语气仍是相当冰凉。蓦然间天空画出一道彩虹,接着光线四射,红光曾经变成五颜六色花球,在金红色的太阳光中愈发的耀眼。

  一簇十几公分大小的黑花,箭一般飞向彩虹花球,距离两丈摆布突然散开。就是箭,是适才红光射向黑影的整整三十支箭,下雨似得砸向花球,发出雨点落在琴弦是的动听“喯儿喯儿喯儿……”

  彩虹没有了,穆桂英手持软剑站在原地冷眼看穆晓晓。距离她两米开外呈弧形散落着三十支箭,没有一支过界,这就申明她的暴雨长虹照旧舞的密欠亨风。就在穆桂英二十几米的位置,穆晓晓也停住了,孑然一身矗立着。她的绣绒刀仍在腰间鞘内,双臂天然下垂,手上的飞刀曾经不见。

  “啊!蜜斯的发簪!”眼尖的小环突然惊呼。

  唰,大师的目光齐刷刷的盯向穆桂英的发髻。果不其然,就在那副亮堂堂的赤金凤尾簪旁边,紧挨着一把冷光闪闪的黑色飞刀。穆桂英的脸霎时涨红,好像天空的朝霞。她小心地取下飞刀抛给穆晓晓,就凭这一点曾经减色不少,对方能在不知不觉时射中她发髻,而让她毫发无损,暗器使用手法的高超之处显而易见。不伤人也不宣扬,正申明穆晓晓心中有姐妹情,她一时间竟无话可说。

  “浦儿,贵儿,彬儿,妖女如斯欺负我杨家孙媳,还不与我拿下!”折赛花突然把盘龙手杖一挥,高声断喝。

  三个武官拉出□□就把穆晓晓三面盖住,他们是杨传勇的三叔杨延浦、六叔杨延贵、七叔杨延彬。那些妇女丫头也亮出各类刀兵,整个构成大包抄圈。穆晓晓只是冷冷一笑,恢复往日的冷峻孤傲。她还真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独一可惜是从此要断掉与穆桂英的姐妹情,多年的豪情抵不外这小小的误会,更抵不外人家豪门名分主要。

  “慢着!”穆桂英突然拎着软剑走进包抄圈,“神箭,飞刀,提纵术,龟息功,还有什么?你该当不止学这些,是也不是?”

  “这,不错。”穆晓晓略微游移,认为仍是不瞒穆桂英的好,虽然这一年来她变化大,但终究是姐妹情深,“奴仆还学了纯钧剑法,青萍剑法,柳叶缠丝手,追风十三式,罗家枪。”

  “罗家枪?”折赛花忍不住脱口而出,“授尔此技者姓高仍是姓姜?”

  穆晓晓悄悄摇头,此刻曾经不想跟她们措辞,她感觉全家人都不讲理。若不是由于穆桂英在,她早分开了。

  “都不合错误吗?”折赛花眼睛睁圆了,“真乃奇哉怪也,两家皆有祖训不传外姓!”

  “娘亲,既是罗家枪,为何不是姓罗呢?”旁边最年轻的武官杨延彬不由得问。

  “罗家枪本出于姜、赵两家,至隋唐仅剩罗家一脉。你祖母乃是唐初无敌镔铁枪郯勇公罗士信的后人,昔时嫁入杨家时说娘家没有男丁,才将枪法传于你祖父,经你祖父、父亲几十年揣测演变成今日之杨家枪。”折赛花说着又看穆晓晓,“令师可是姓赵?”

  “无需横加猜测,讲了尔等亦不懂。他乃是千年后的长安人,一身绝艺纯属偶得,与你刚刚之言并无半点联系。”穆晓晓说着看向穆桂英,“既然蜜斯信不外奴仆,那奴仆就此别过!”

  “慢着!”折赛花仍是不愿放过穆晓晓,听她会罗家枪后更较着了。“来呀,给她枪!彬儿上前,见识见识穆家丫头的罗家枪。杨家只要你大哥和小叔公最得真传!可惜他们都不在京城!”

  “老太君,仍是我来吧。”穆桂英扭头看着老太君,她也感觉杨家枪不胜一击。

  “众妇人退后!莫要诡计记下招式!杨家枪传男不传女传嫡不传庶是为祖训,没有心法记来亦无用。”折赛花没理穆桂英,说完本人退后几步,其他人风一样退到旁边。穆桂英无法只好站到人群后面,按辈分也只能站在五个婶子背后。两头剩下穆晓晓和延字辈的老幺杨延彬。

  穆晓晓这回没有客套,接过丫鬟递来的□□在手里抖了抖,为防止误伤人干脆折掉枪头,用黑纱巾包住红樱位置的枪头。

  杨延彬看穆晓晓的行为也自动把枪头卸掉,先是抱枪礼接着就是起名片枪式“紧连三扎”,力度浑朴枪身沉稳。

  “全力以赴!”折赛花看得出小儿子出手慢了,在旁边高声提示。

  穆晓晓可真没乐趣在这一招一式的练习训练,侧身闪事后使出“云龙连环旋”。身法工致摆枪无力,最较着的仍是赵家枪中的柔。到第九旋正好一大圈,迎住杨延彬的“怪蟒翻身”,拨开他的枪头,斜着再利用“毒龙出海”,枪头直奔杨延彬右肩胛。

  在场的几个懂杨家枪的人都懵了,认为穆晓晓用的就是杨家枪。正差别的时候,杨延彬的肩胛被打中,身子倒退好几步又冲上去,招式换成“赤龙抖鳞”,可他抖完枪却不见穆晓晓。突然感觉左侧有风,赶忙往右闪,就听见“啪”的一声。就是他原先站的位置被穆晓晓的枪摔在地上,紧挨着的七八块青砖全数碎裂,忍不住惊出一身盗汗。

  折赛花也吓坏了,看似类似的招式能力却有天大的不同,忍不住起头担忧。再看场里杨延彬利用出“龙翔九霄”,穆晓晓也利用同样的招式。很较着杨延彬的轻功差的多,所以硬生生被自上而下打了下来。落地是摔趴着,别提多尴尬,以致于他爬起来低着头走到折赛花死后。

  其他人见杨延彬才几个照面就被打爬下也很惊讶,但并不乱,敏捷又构成包抄圈。这时柴熙春曾经换了套衣服提着大刀过来,身旁还有男男女女十几小我各自拿着家什,八面威风又围了一层。在不远处,管家杨富正在头进院院墙里边放置弓箭手。这些人见到柴熙春纷纷行礼:“见过金花郡主!”随后又把刀兵对着穆晓晓。

  柴熙春一眼看到折赛花死后的杨传勇和杨延浦几人,高声说:“勇儿,三叔,六叔,七叔,还不外来与我合擒妖女?”

  杨传勇兴冲冲过去小声跟柴熙春嘀咕,那几兄弟站在原地没动。杨延彬弱弱地看了看折赛花,没底气的说:“郡主大嫂,此女通晓失传的罗家枪,大哥若在或可拆上几招,我等——”当着折赛花和这些人,他不敢说杨家枪不可之类丧气话,但脸色和语气曾经表示的够窝囊了。

  “哪来的罗家枪?分明是偷学我杨家枪! ”柴熙春这话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折赛花脸上也现出惊讶,朝这边走。

  听这话穆晓晓吓一跳,也有些担忧。由于李奇虽教她贯穿罗家枪精髓,也说过矫捷使用,但五虎断魂枪的招式却没教给她,只需脱手每招每式仍是杨家枪。此时凭武功她不怯任何人,偷学人杨家枪法倒是现实,所以多多极少总有些不结壮。

  “既然如斯,大师齐脱手拿下妖女。”折赛花再次挥舞盘龙手杖,大伙摆动刀兵就往穆晓晓跟前凑。

  “且慢!老太君,婆婆,请听桂英一言。”穆桂英从圈外面朗声说着往里走,她听着这些人把穆晓晓喊妖女也很不爽,随手把长虹软剑在身前一横,“说到底她都是穆柯寨之人,怪只怪桂英识人不清辨人不明,交由桂英收拾这残局吧!”

  “那怎使得呀?桂英现在身怀六甲,又是杨家长房长孙媳,关乎杨家子嗣延续的大事。”柴熙春还不晓得穆桂英比神箭输给穆晓晓,只晓得心疼没出生避世的孙子。

  “可是——婆婆,这一直是穆家——”穆桂英很不甘愿宁可。

  “桂英,郡主所虑甚是,速退一旁歇息。我杨家尽是定国□□之才,不信礼服不住妖女!”折赛花也劝穆桂英,虽然不断不喜好她,但她腹中倒是杨家的长重孙。

  “勇儿启禀老太君,娘亲,”杨传勇过来一躬身,“以勇儿鄙意,在场除了桂英,很难有其他人与其匹敌!”

  “这——”柴熙春却是大白这点。若是靠人多群殴,说不定得有死伤,到时很难向丈夫杨延朗交接,可反过来伤了穆桂英或者腹中胎儿,更对不起老杨家。所以她也不敢做主,把目光停在折赛花脸上。

  “请婆婆安心,这丫头伤不了我!”穆桂英再次请命,从适才的交手环境看也大白穆晓晓不会下恨手。

  “郡主,要否则就让桂英一试,你我在旁边亲近留意着,如有危险即刻施以援手!”折赛花措辞的语气仍是收罗看法。

  “如斯便依太君之言。”柴熙春神色稍微缓和,看着穆桂英说:“上阵切记隆重,胜负事小以本身平安为重!”

  “喏!”穆桂英抱拳承诺着,晃体态直奔穆晓晓,“亮刀吧,让我见识你的追风十三式!”

  “蜜斯,你我自幼相伴情同姐妹,真要以命相搏吗?”到了这时候,穆晓晓仍然不情愿完全闹翻。

  “哪个与你攀姐妹情?出刀,让你也晓得暴雨长虹的厉害!”穆桂英说着用长虹软剑抖个剑花,直奔穆晓晓的咽喉。

  穆晓晓体态一闪叹口吻,拔出绣绒刀迎了上去。交上手当前才发觉穆桂英说的暴雨长虹丝毫不夸张,整小我都覆盖在一团剑光之中,进可攻退可守。追风十三式虽然犀利,加上青萍剑法仍然占不到丁点廉价,五十招过去竟然连穆桂英的招式都没摸清。可穆桂英要想胜也不容易,两人轻功在昆季之间,身法也一样,身段接近。所以场两头就像两股疾风窜来窜去,分不清哪是刀光哪是剑影。

  快要八十合仍是不分凹凸,可见两人真是半斤八两,只看得周边的人几次赞赏。这些杨家人大多听过些神女之类的流言,晓得穆桂英何等了不得却没见过,更不晓得她们武功的渊源。今天年是开了眼界,对于穆晓晓则是猎奇加不测,想不到区区一个穆柯寨的丫鬟也能厉害到这程度。

  两人越打身法越快,刀风剑气裹着寒意逼向四外。穆晓晓曾经第三次换招式,用的是纯钧剑法同化追风十三式。屡次换招次要缘由是想以招制招,不敢跟穆桂英硬碰硬。一则她的绣绒刀只是通俗钢刀,而穆桂英的长虹则是宝刃,碰上就毁;再则她怕刀兵强碰时内力相拼伤到穆桂英腹中胎儿,那不只仅是好姐妹的骨肉心血,也是穆杨两家的期盼,仍是救她养她的寨主穆羽的亲外孙,不客套地说对招时都要锐意绕开肚子。

  穆桂英一个二百七十度回身时,一个物件从身上滑下来。穆晓晓伸手接住后跳出圈外,扬手筹算递给穆桂英。蓦然发觉本来是一个手工缝制的香包,忍不住眼睛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这香包是穆晓晓七岁时第一次学针织女工时亲手缝的,那时穆羽的夫人还在,常夸她心灵手巧。不满五岁的穆桂英也要缝制,她就劝穆桂英长大些再学,并把香包送给穆桂英。不久后穆夫人病世,穆桂英再没学女工。现在这些年过去,穆桂英仍然随身照顾,可见两人的豪情非统一般。

  “还我!”穆桂英停住体态平伸软剑说,鼻尖挂着明亮的汗珠。

  穆晓晓看穆桂英累成如许不免有些心疼,幽幽地说:“桂英,莫要再打了,我晓得你还当我是好姐妹!”

  “哼,凭你也配和我做姐妹?笑话!”穆桂英冷冷的说,“本蜜斯只是不情愿穆家任何物什落于外人之手,拿来!”

  “你——唉——”穆晓晓感受到心都被刺痛了,强忍住眼圈打转的泪水长叹一声,将香包抛给穆桂英。

  按说穆桂英看待随身物品就算不消双手接也该当不寒而栗的,可她却挥出软剑,并且仍是用剑刃挑向香包。穆晓晓“啊”的一声擦过去,用绣绒刀的刀背想格挡。情急之下却疏忽了长虹软剑是削金切玉的宝刃。只听“呛”“嘙”两声,接着“铛啷啷”绣绒刀的刀身断为两截,前半截掉落,香包也被齐刷刷的斩为两块跌落尘埃,熏草撒出来。

  这一剑不只斩是断了香包,也斩断了穆晓晓这些年倍加爱惜的姐妹交谊。她的眼泪其时就下来了,把刀柄一丢就要俯身捡散开的香包。

  “你还不滚?信不信也将你斩为两段?”穆桂英用剑尖指着穆晓晓,语气中的决绝比以往的穆晓晓有过之而无不及。

  穆晓晓泪眼迷离的望了望穆桂英,又悲伤地看一眼地上的香包。突然纵身跃起三四丈高斜着射向西南方,几分钟后传来一个凄婉的声音:“红日云霞万丈深,敢把彼苍比真心;今朝长虹斩情义,改日再见成路人。”

  注:①降(jiàng)等,降低受封的级别。古代帝王次要用于看待禅位君王、降(xiáng)王。②封建时代官员母亲的封号。宋朝官员母亲的封号有国太夫人、郡太夫人、郡太君、县太君。杨业阵亡后,折赛花随其诰封郑国郡夫人,杨延朗弟兄当官成婚当前,大师都称号她太夫人,官方则称号她郡夫人,久而久之成为太君。

  该作者此刻暂无推文

  支撑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wap读点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前往顶部

  第22章 宝剑尖锐断情意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换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爱她就炸她!送她霸王票!申明?

  地雷(100点)

  地雷×10

  浅水炸弹(

  地雷×50

  深水鱼雷(

  地雷×100

  个深水鱼雷(

  自行填写数量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

  请点击这里

  关于我们联系体例联系客服读者导航作者导航招纳贤才权力声明告白办事友谊链接常见问题诊断东西

  (总)网出证(京)字第091号京公网安备 476号

  本站全数作品(包罗小说和书评)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本网站仅为网友写作供给上传空间储存平台。本站所收录作品、互动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告白均属第三方行为

  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页面版权为晋江文学城所有,任何单元,小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复制、分发,以及用作贸易用处。

  主要声明: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酷恪守国度互联网消息办理法子划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暴力小说,一经发觉,当即删除违规作品,严峻者将同时封掉作者账号。

  请大师结合起来,共创协调清洁收集。